监察体制改革背景下检察官惩戒制度的完善3000字

理论文章

监察体制改革背景下检察官惩戒制度的完善3000字

xx大学法学院教授李蓉在其承担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重点课题“检察官遴选和惩戒机制研究”的阶段性成果《论监察体制改革背景下的检察官惩戒制度》一文中认为,改革后的监察制度在管辖范围、被调查行为的判断标准和处置权行使与检察官惩戒制度存在冲突,其冲突实质来源于国家权力统一管理下的检察职业化管理。国家虽然对权力进行全方位的统一管理,但还需为检察职业化建设留有空间。因此,有必要在发挥监察体制改革对检察官惩戒制度建设倒逼作用的同时,从厘清监察制度与检察官惩戒制度的管辖范围方面,构建以《检察官法》和《检察官职业伦理》为核心的职业规范体系,明确监察制度与惩戒制度管辖重叠的处理原则和方式。

文章指出,根据修订后的《检察官法》和《监察法》第11条、第34条等的规定,检察官惩戒制度与监察制度在对检察官违反职责行为的处理上存在相当程度的重合,造成这两项制度在管辖范围、被调查行为判断的标准以及处置等方面容易产生冲突。如果不明确其各自的职权范围和衔接机制,这种冲突或许会导致正在推行的检察官惩戒制度胎死腹中。2019年7月,在中央政法委召开的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会,首次提出要明确检察官惩戒与纪检监察职能的边界,理顺惩戒程序与纪检监察程序的衔接机制。因此,在监察体制改革的背景下对检察官惩戒制度进行准确定位和具体制度设计,不仅有助于确保两项制度顺畅运行,而且可以巩固和加强监察体制改革和检察改革的成效。

文章认为,修订后的《检察官法》将检察官惩戒制度的相关内容上升为法律规定,为检察官惩戒委员会惩戒功能的发挥提供规范支持。然而,初步建立的检察官惩戒制度在实际运行中的效果却不太理想,统计表明,检察院每年因职务违法违纪被追责的检察人员数量虽有逐年递增的趋势,但经由检察官惩戒委员

………此处隐藏部分文章内容………

察制度的衔接机制。凡是检察官惩戒委员会可直接予以处理的行为都可以作为惩戒的事由,对检察官进行惩戒不影响监察部门或机构进一步追究检察官的党纪责任和法律责任。此时应当采取有序位的追责处理模式,即通过设置惩戒前置,实现有序位的追责处理方式,将所有涉及检察官的行为先经检察官惩戒制度的筛选,具体由检察机关的检务督察部门进行调查,再根据认定结果移送相关机构,其中涉及违反检察职责行为的判断都应当移交检察官惩戒委员会予以事实认定,从而高效有序地实现惩戒程序与纪检监察程序的衔接。


改革 检察